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甜点禁止(魔都行)

我想象中的上海大概不是这个样子,为了寻找某个契合点,我一路东张西望,觉得非常怪异。也不是在香港的那种感觉,完完全全是另一种形态。

12月4号下午,一拨人轰轰烈烈去了福州火车站,这拨人还包括去杭州的9个同学(空空带着班里8个女生去杭州……嘛,空同学你也太透支你的运气了!)。去上海考的只有我,嫂子,海带,卷心菜家的麦穗(我除外,其他三个人光看名字就是一家人=____,=)。我对火车早有恐惧,一进车厢打算睡了一了白了,岂能料到对面一本部同专业男生把考卷垫在膝盖上死命做题,接着我环顾四周,便shock得睡意全无,一整节车厢的人都是去考日语的,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些人各自捧着他们的参考材料一副看不完就切腹的模样。
黄村长:“上火车了吧,你在干嘛?”
我:“我在火车上翻白眼。”
但是后来,我慢慢地把手伸进书包,缓缓地把《日语能力一级测试语法解析》摸了出来……
5号早上8点到站。7点多我去泡奶茶的时候顺便问了下乘务员上海今早几度,乘务员说零下吧,零下5度吧。于是我回到座位后便开始裹围巾,戴帽子和手套。卷心菜家的麦穗把自己裹得跟她家姐姐卷心菜一样,然后和我们下了火车。
5号的上海是一个巨大的冰柜。出了南站,我就觉得没穿两条裤子简直就是拿刀割自己的双腿……有那么一瞬我正经八百地思索这种天气应该穿什么衣服才能完全抵御严寒,得出的结论是,太空服。
再往北的话……我宁愿去热带雨林和土著们一起裸奔!
海带和麦穗去取准考证的缘故,我们首先去了同济大学。
同济一眼望去是层层叠叠的金黄色和红色,枯萎的枫叶打了转才落下来,一地微波一般滚动的褐色……书上描述的秋末。风不大不小,但足够刺骨,我看着这幅从没在现实里见过的景象心里发出了感慨,比起家乡一年不变的墨绿,这确实有点动人,不那么冷就好了。(看完这段拜托不要吐我糟。)
回到宾馆卷心菜家的麦穗把空调调到了30度……得救了!
这宾馆设计得非常…情趣。浴室,盥洗台和厕所的墙面是红白马赛克,浴室和里间用马赛克【玻璃门】隔着,这对于我们观赏海带洗澡来说,非常…方便。里间贴着抽象派墙纸,感觉不错。宾馆名叫,微波(哦不,是为波)宾馆。
在旅馆里面昏睡了两三个小时,我们三个人准备动身前往五角场。在三十度的室内,我直勾勾盯着卷心菜家的麦穗,一层层地裹衣服穿袜子戴围巾帽子,最后再披上羽绒服,我真觉得好自虐。可那女人完全无视我微妙的眼神,无比亢奋的脸上似乎写着:看我的战斗袍!战斗靴!耶!
你怎么不热死啊!!!
我们去五角场吃东西,我点了鲜虾云吞面,有点咸但味道不错,麦穗点了小杨生煎,我看她吞了五个,我也去吞两个,嘛,很好吃哟!巴黎春天商场除了底层吃的以外,跟福州大洋百货相差无几,我想在没有打折和没有淘宝的情况下,披着棉被走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性价比高。最后在巴黎春天一楼扫了一眼最近几天我们应该吃的东西,买了山崎家的面包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哦,至于海带小姐……有邂逅,吃完有桃心注入的85°C牛奶泡芙便满脸春天的景象和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摸去徐家汇。
在路上看了大娘水饺硕大的招牌,我们就跑进去吃了。口碑还真是好,里面坐满了人。恩,大娘水饺除了名字有点土之外,一百分。
我们往交大方向走的时候发现路边有家满记甜品,麦穗在香港没吃到满记非常怨念于是这时看到了满记便宛如发现新大陆般两眼放光。
满记甜品,芒果控的天堂,又贵又好吃=____,=
在交大闵行校区考试的缘故,我要从徐汇校区坐校车到闵行。
上海交大徐汇区,一进大门就看到了图书馆,暗红色显得有点深沉,墙面些许斑驳,但欧式的壮丽散发出可望不可及的气息。时间限制,我只是从大门走到校车发车地点,觉得这校园有点古旧的魅力。
第三天早上。
……
到了中午,和嫂子搭地铁往人民广场。
南京路步行街人多如X,拥挤程度不亚于XX学院放学的时候。
和海带她们碰头费了点时间,看到海带的时候,我已经在新世界商场骂骂咧咧绕了一个小时(这商场里人多得缺氧)。海带面泛桃花的原因是她旁边纤细的…的少年,我看见卷心菜家的麦穗朝我意味深长地换了个眼神,便瞬间把怒气转化成戏谑。一个晚上和麦穗观察海带的表情,乐不可支。
南京路非常热闹,而且看起来,走在路上的人比在两旁商场里的人多得去了去,所以这个地方就是个观光区吧。从闵行或者从同济到人民广场……怎么说,好像从北角到兰桂坊(这算什么比喻啊!)。有点囧。
外滩那边的欧式建筑我好喜欢!
……
关于南京路和外滩有后续的话再说吧,如果还有的话……
最后,山崎家的面包好赞,宜芝多的面包好赞赞,全家的饭团和馒头十分赞,85°C的蛋糕饮料和泡芙十分赞赞,贝儿多爸爸的泡芙非常赞,莉莲蛋挞非常赞赞……(你够了!)
没错,我们这三四天吃的都是这些东西,所以——>见标题。
至于手机,嫂子那把【确实】是在清真面馆被人偷了的,而且嫂子还去报案了(|||),还去和面馆的老板理论了,但是最后人家老板说了:“我们新疆人偷东西你是感觉不到的内。”(非常自豪地)上面那个【确实】的由来是,海带的手机也丢了,不知道怎么丢的,我说是被人偷的吧,麦穗说是(因为见了桃花所以兴奋得)甩书包的时候甩出去了吧,海带说我也不知道内!
至于重伤的事,海带把杯子里刚烧开的开水打翻了,开水倒到大腿上了,大腿一大片白花花的肉瞬间变成红色的了(你好恶心),还起了一个让人看了非常想戳的大泡(你真的好恶心)了。
我觉得我更完了。
PS:这篇日志不伦不类地得连当事人都不忍心看第二遍。不过,不许吐我糟!
PSS:隔壁家麦穗会放照片。喂,你快更新啊!

JUMP | trackback(0) | comment(3) | 2008/12/12 Fri
<< Les Choristes | home | 一周——>甜点禁止 >>

Comment

阿诺呐,我真的不是人格分裂。

看完这篇游记,我仿佛又看到了一场囧舞...
2008/12/16 Tue| URL | 卷心菜她妹妹 [ 編集 ]
你才囧,你全家才囧!
2008/12/18 Thu| URL | Himawari [ 編集 ]
我已阅我已阅。
2008/12/18 Thu| URL | 拓拓 [ 編集 ]

Comment form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